出圓山站,走過曾經人滿為患、磨踵比肩的花博圓山園區,

如今已成為花影扶疏的美麗公園,

雖然植花的市價不比當初花博期間,

但看在眼裡的舒快卻是更勝當時。

信步越過花園,跟著人走,第一次到北美館,

雖是假日,剛好是快到用餐時段,

不用排隊就可以看展,

展場內唯一需要排隊的是個人語音導覽,兩人作業卻十分凌亂,

排到我時,工作人員找機器跟證件袋的時間足以讓我看完一幅畫。

 

許久以前,莫內畫作曾在植物園博物館(我忘了它叫什麼XD)展出,

我喜歡初期印象派光影琢磨的氣質,睡蓮系列深植印象。

但我畢竟是粗鄙俗人,沒靠導覽就完全不行。

導覽介紹有些太簡,我已許久沒有聽過不是蔣勳的導覽了

(很久沒去看展XD,上依次看畫展是讓人激動落淚的梵谷),

若是在入口處先買導覽書,則無須再買個人語音導覽。

 

展品陳列方式頗特別,

剛開始陳列巨幅是莫內晚年未完成畫作,

由此可管窺莫內作風:

不打草稿、繪出光影變化營造的氛圍更勝工筆精描,

畫韻畫神清淡骨體突顯氛圍。

接著陳列的花園系列、睡蓮系列,都是屬於晚期作品,

而次漸漸陳列早期作品。

我比較不習慣這種倒敘法,看完"愛普特案的白楊樹"

又沿著時間順序再看一次才對,

看畫家漸漸演變,逐次成熟,到完成他心中真正所想表達,

也許晚期作品出看多是大筆色塊、大手勾勒,

沒看過前期精細,

怎知作家最後選擇氛圍氣質展現更勝於骨架之因?

也許最為知名為晚期大幅睡蓮作品,

依然可見莫內用心多方嘗試,以畫幅不同試驗營造之結果,

完成捐贈給法國的大幅睡蓮系列後,

那時莫內已是印象派大師,

卻不拘泥於固定筆法,無懼於白內障,

依舊不停嘗試突破,

晚期作品值得駐足再三,用多種距離觀賞,

可以得到諸多感觸。

 

我很喜歡在夜色中的睡蓮,

帶著清涼感的藍紫色調,卻更突顯睡蓮的白淨,

深深淺淺的藍紫,韻出溫柔帶著愛憐的畫家的眼,

染上夜色的荷葉卻不黯淡,輕柔的夜紫涼涼印上,

似乎可感受到夜涼似水,暮色柔柔。

 

紀念品區也算是一絕,想找個書籤怎麼都找不到,

特價政策是買幾送一這樣,欺負獨身看展的人XD

有聽過個人語音導覽就無須再買莫內花園(文字導覽),

內容不同小異。

但可以看看另一本著重在莫內介紹的薄冊,

不過這本沒有搭配書籤跟什麼五合一筆記本一起作特惠。

我被書衣迷惑心神,差點掏腰包買,

無奈阮囊羞澀,最後隨便抓就去結帳(還是買了不少XD)

 

回途再走過花博花園,細細品味花草之美。

 

(然後就直奔市政府站信義商圈去染世俗氣味XD)

創作者介紹

the story of artemis...

iamartem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